父亲在市区开出租车

2020-06-12 08:28

图说:陈先生一家在新华医院崇明分院的检测结果,显示胎儿有兔唇,骶骨部脊柱形态僵硬。新民晚报新民网 戴天骄 摄

据季院长回忆,男婴出生体长47公分,略短于50公分左右的平均体长。而该男婴的阿普加新生儿评分为满分10分,新生儿评分包括肌张力、脉搏、皱眉动作即对刺激的反应、外貌、呼吸,并不涉及兔唇等指标。

医院:胎儿大畸形筛查有严格的资质要求,堡镇医院只有五项畸形筛查

上周五(7月17日),一名新生儿因遭爷爷注射氯化钾试剂,在崇明县第二人民医院(堡镇医院)内夭折,该院妇产科副主任周某因涉嫌提供药剂被带走调查。7月23日,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采访到夭折男婴家属,新生儿父亲陈宇(化名)称,从怀孕以来一直在堡镇医院检查,医生都说正常。但7月2日在堡镇医院产检时,医生忽然说胎儿发育偏短,建议孕妇去市区权威医院进一步检查。7月3日,陈先生一家赶到新华医院崇明分院检查,发现胎儿有兔唇,骶骨部脊柱形态僵硬。7月6日,担心胎儿有事的陈家在红房子医院的检查结果与新华医院崇明分院一致。堡镇医院季院长表示,胎儿大畸形筛查有严格的资质要求,堡镇医院作为基层医院只能检测其中五种畸形,包括胎儿无脑、先天性脊柱裂、软骨发育不全、内脏外翻与单腔心。

季院长也坦言,胎儿大畸形筛查有严格的资质要求。作为基层医院只有胎儿无脑、先天性脊柱裂、软骨发育不全、内脏外翻与单腔心这五项畸形筛查,就算是上海全市的三级甲等医院,也只有一部分医院拥有完整全面的“大排畸”资质与设备,医生在对每一位孕妇进行产检时,按照规定也会有医嘱建议去大医院检查,但因“大排畸”检查需自费,不纳入医保,孕妇的选择他们也无权干涉。

夭折男婴父亲陈宇对记者称,自己如果知道父亲会对孩子做这种事,无论如何都会阻止父亲。父亲在自己的印象里总是默默为这个家付出,从没怨言,父亲在市区开出租车,月收入3000元,自己在上海某机场担任搬运工,月收入3500元,孩子奶奶与母亲都不上班。出事后家里乱了套,他也不知父亲是如何从医生处拿到试剂。

据陈先生回忆,事发时妻子已吃过早饭,自己因陪夜十分劳累,在病房内打盹。“我根本不记得父亲进来是几点了。只听到我爸进病房的声音,知道是他来了,但没多想。一直到他忽然叫醒我,说孩子‘呛’死了,已经没心跳了,我才反应过来。”

7月23日下午,记者辗转来到夭折婴儿居住的陈家镇某村,一家人所住的两层小楼上还贴着大大的喜字。据隔壁邻居称,“小夫妻平时人很好,今年5月才结婚,是奉子成婚,当时还摆了酒,场面不大。”据当地马村长反映,因为翻盖新房,男婴一家还有几万元的外债未还。

堡镇医院季院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产妇入院检查从12周开始建卡,随着胎儿的发育到四周一次、两周一次、一周一次产检,历次检查均显示正常。在7月初的一次产检中,医生发现胎儿体长发育偏短,建议家属去市区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孩子出生后发现有畸形,我自己下定决心哪怕砸锅卖铁也要治好孩子,甚至我把房子卖了,只要能治好孩子就好。”说到这里,陈先生的声音哽咽起来。

而据孩子母亲刘佳(化名)回忆,当时男婴失去心跳,自己当时只是哭,也不记得叫医生和护士。而因为男婴放在婴儿床里栏杆被白纱围起来,自己也没有见到孩子死时的样子。